在新加坡,我是这么教小瓜们学拼音的

别看新加坡“芝麻绿豆”大的地儿,

语言环境特别复杂。

学华语

是件让很多华族家长和小孩都头痛的事情。
拼音课堂里,我经常被小瓜们逗得哭笑不得。请看真人真事:

640

1

讲到“风筝”一词

一小瓜说:“我不可以。”

我问:“不可以什么?!”

他说:“妈妈说不可以,

她怕我和风筝一起飞走了。”

6402

?

2

讲到韵母in

一小瓜说:“我知道!”

我用眼神鼓励她继续。

她说:“冰(bin)块的冰(bin)!”

我说:“那是冰(bing),ing。”

她再接再厉:

“士兵(bin)的兵(bin)咧?”

我说:“士兵(bing)。”

她不气馁:

“冰(bin)激凌的冰(bin)!”

我说:“这个冰就是冰块的冰(bing)哦。”

她一脸不服气……

“老鹰(yin)的鹰(yin)咧?”

6403

3

讲到声母q

我带着小瓜们读q,q,q

一小瓜突然双目圆睁:

“哦!出气啊?!”

我一脸懵懂:“你说什么?”

他边比划着边说:“出气啊。”

看他比划的动作,我懂了。

这小瓜想说的是:

出去的去,声母是q。

6404

4

讲到声调

我问:“蚊子的蚊是第几声?”

一小瓜扭动着脖子自言自语:

“蚊~~~,第三声!”

我说:“wēn, wén, wěn, wèn.

wén. 第几声?”

小瓜不太确定:“第四声?!”

我无辜眨眼:“再读两遍。”

小瓜边读边拿铅笔当指挥棒似的比划,

恍然大悟:“第三声!”

花花内心OS:

“Hey,are you kidding me?”

6405

5

讲到“难过”

我说完这个词就看到几个小瓜变脸了。

刚想问他们怎么了,才突然反应过来,

他们给我演上了!

我配合道:

“哦~原来难过的时候是这样的!”

6406

?

讲到“疼”的拼写

我问:“声母是什么?”

基本都会回答t(特)而不是t(踢)。

我问:“韵母是什么?”

一片沉默,然后一程度挺好的小瓜说:

“是不是

e(衣)n(恩)g(鸡)啊!?”

我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算不出阴影面积……

?

其实,新加坡的小朋友学华语(我们的语文或中文在海外叫华语)真的不容易。新加坡这样一个多种族国家,500多万人口主要由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欧亚裔人组成。

新加坡第一语言为英语,四大种族有自己的母语,新加坡更是发展出了独特的方言——Singlish。政府推行的双语政策,学习第一语言英语和第二语言(即母语)。而新加坡教育部对“母语”的定义,并不按照学生所学的家庭用语或第一语言,而是根据学生父亲的种族。

在这样的语言环境里,学华语是件让很多华族家长和小孩都头痛的事情。孩子普遍觉得英语容易华语难。学到汉语拼音的时候更是和英文字母傻傻分不清楚。华语语音的音乐性在孩子的口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四个声调唱得比说得好听。

最近更是有一个公然挑衅:“老师,你知道为什么我的汉语拼音学不好吗?”我虚心请教。小瓜说:“我的英文有四个英文老师教,汉语拼音只有你一个诶!你怎么有四个人的力气?!”

确实,在新加坡,华文老师势单力薄。冒着被讨厌的风险,使出浑身解数,只为让华文学起来更有趣更有效率一点。纵使虐我千百遍,依然待瓜如初见~

(感谢花花授权新加坡眼发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