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瀚森 | 星国总理李显龙: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作者按:马英九先生在他的8年总统任期届满之前,拍了一个小视频,大叹自己执政过程中的“宝宝心里苦”。而近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前所未有的高规格访问美国之后,在南中国海课题的表态上也面临了来自中美两位大哥的极大压力,作为一个小国的领袖,“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啊。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一度因为过度劳累导致的晕眩而中断了演讲将近1个半小时。去年离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在近半个世纪的政治生涯中,在大国之间穿梭自如,建立起星国不卑不亢的外交气质,也打破了“小国无外交”的迷思。

在当前更为严峻的地缘政治竞争环境中,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执政团队,任重道远。

0

新加坡刚迎来第51个生日, 这地理上的“小红点”在短短的半个世纪里,就已经实现了从“第三世界生存到第一世界成功”的国家发展轨迹,值得每一位国人感到由衷的自豪。但在欢庆之余,国人仍须时刻警醒,毕竟过去的荣誉不代表未来必然成功;在下一个50年,作为一个没有经济腹地及军事纵深的小国,新加坡仍然面临着严峻的生存挑战。

在历史的长河中,不乏让我们可以借鉴的小国成功之道。且以春秋时代的郑国为例,当时的郑国处于两个大国之间,北面是晋国,南面是楚国。晋楚之间的三次大战,其中两次都因为郑国而起。但在春秋中后期,郑国却赢得了晋楚两大邻国的尊重。

这是因为以子产为代表的郑国统治上层,在与邻国打交道时,无论国家大小,关系亲疏,所有的礼节都做得非常到位,让对方无懈可击。但是,在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及安全时,该坚持的原则毫不动摇,决不让对方乘虚而入。郑国的生存之道,本质上就是坚持正常的国与国关系的原则。而反观其他同时期的小国,无论是无原则选边站的鲁、陈、蔡国,抑或坚持不“沾锅”不结盟的宋国,都无法达到如郑国一样“左右逢源”的外交高度。

02

相比当年的郑国,今日之新加坡无论从人文地理位置还是地缘政治环境,都面对着有过之无不及的险峻生存空间。我国南北两面是亚细安的两个回教人口大国——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极端的伊斯兰国组织正通过各种途径尝试渗透本区域,恐怖袭击的阴霾挥之不去。而马六甲海峡以东,商船航道繁忙的南中国海,如今正成为守成大国美国与新兴大国中国之间,进行地缘政治竞争的热点海域。

而新加坡作为亚细安的一分子,今年也担任亚细安-中国关系协调国,无法选择纯粹的静默中立,更不能选择无原则的选边站。因此,坚持维护国与国之间的正常关系,根据自身国家核心利益而选择的主动战略参与,成为了我国外交与国防政策的最佳指导原则。

因此不难理解,新加坡在军事安全上,通过“五国联防”体系构筑安全防护网,并积极鼓励美国“重返亚洲”,督促美国早日核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经济合作及区域外交上,新加坡积极充当“中立经纪人”,促成了海峡两岸1992年的“汪辜会谈”及2015年“习马会”,是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成为了中国的最大外资投资国。作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之一,新加坡也在今年6月宣布将人民币金融投资纳入国家外汇储备,为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后的国际化起到了示范作用。

即使是最敏感的领土主权争议,新加坡也能找到适合自身特点的解决方案。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白礁相关主权争议,正是新马双方经过友好协商,通过国际法庭的仲裁程序而决定归属的。2008年5月23日经国际法庭的裁决,由16名多国法官组成的聆审团以12票对4票判决白礁主权归新加坡,以15票对1票判决白礁岛南部的中岩礁归马来西亚,而南礁主权则归拥有它所处海域主权的一方。这一裁决结果可能不尽如当事国任何一方的意愿,但新马双方都愿意在此领土主权课题上,遵守国际法及相关国际规则,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棘手的领土主权争议。

因此,李显龙总理在日前的访美行程中,从新加坡自身国家核心利益出发,在谈到领土主权争议课题时,提到小国之间需要遵守相关的国际法及规则,并视之为公正、客观、和平的争端解决方式。但是李总理也客观理性地分析,大国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有可能不遵循这样的争端解决方式。即使身处美国的主场,李总理也敢于指出,正是因为美国至今没有核准《联合国海洋公约》,这就让美国难以在海洋主权争议课题上,去指责其他国家是否遵守国际法及规则。

03

坚持发展以新加坡核心利益为优先考量的正常国家关系原则,也是新加坡执政团队的共识。随李总理出访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访美前给媒体发布的文章中,除了赞美新美关系的稳固,也坦率地指出新美作为朋友,不一定凡事都有一致看法,但会通过公开及建设性的方式磋商解决分歧。

另一位随访部长,第四代执政团队核心之一的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在访美前曾经访问北京,陈部长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演讲中说到,作为小国,新加坡在外交上必须按原则行事,不能偏袒任何一国,也不能轻易屈服于外国压力,他举出的例子之一,就是1988年,美国驻新使馆的一等秘书因为干预新加坡内政,结果被驱逐出境。

04

▲(新加坡第四代执政团队核心之一,陈振声)

李显龙总理在访美期间,把新加坡最新培育的混种胡姬花命名为“奥巴马-米歇尔胡姬”赠送给美国总统伉俪;无独有偶,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新时,李总理也将命名为“习近平-彭丽媛”的胡姬花新品种赠送给习近平夫妇。胡姬花作为新加坡的国花,可以通过与世界各地的品种嫁接而培育出美丽的新品种。而胡姬花这种能够吸收并结合外来基因,重新孕育出灿烂全新花朵的独特气质,也很好的诠释了新加坡的生存硬道理。

05

?

▲(习近平-彭丽媛胡姬花)

本文原发于8月23日,感谢作者杨瀚森(微信名:瀚森专栏,微信号:HansonSingapore)授权新加坡眼发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