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瀚森 | 新加坡下一任总统会出现“黑天鹅”吗

0

▲本文首发于2016年11月17日联合早报

国会11月9日三读通过了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对民选总统制度进行多方面的修改。根据修正后的宪法,只要有合格的候选人参选,新加坡将在2017年迎来第一位马来族民选总统。在法案通过前的国会辩论中,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与在野的工人党议员展开唇枪舌剑。在民选总统制度存废的课题上,教育部长王乙康认为旧鞋子不应该抛弃,而应该修补及磨合;而工人党领袖刘程强则不以为然,认为旧鞋子就得换掉以免摔倒。这让国人得到了一次宝贵的反思机会:新加坡究竟需要怎样的一双鞋子(政体)?

02

▲新加坡历任民选总统,3位华人,1位印族,下一任应为马来族

鞋子论起源于建国总理李光耀,他说:“对于任何理论及建议,我只问同一件事,就是行不行得通?”“(政体的制定)就像鞋子一样,穿得越久就越觉得合适……总比一双新鞋来得好。”鞋子论体现了李光耀治国理念中的两个重心:实用及理性。生活常识已经告诉我们,选择一双鞋子的首要考量不在于新旧,而在于是否合穿;政体的选择也是如此,必须经过长期的时间检验,让相关制度适合本国国情并能够与时俱进。如果仓促选择一双不合脚的新鞋,摔倒的概率反而更高。

在上一届民选总统选举,四位侯选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个别侯选人对于总统权力的曲解,认为总统可以超越宪法规定去“制衡政府”的相关竞选言论,似乎已经模糊了民选总统制度对我国政体的真正意义。

因此,李显龙总理今年1月底参加感谢总统施政方针演说的辩论时,就检讨民选总统的参选资格,所提出“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的核心论,可谓一针见血。新加坡政权领导核心,是由在大选中胜出的执政党议员所组成的政府。民选总统在我国政体中的作用,绝对不是对政府执政权的分薄或制衡,而是对未来政府可能出现的施政失误进行纠错。这包括了监督政府不得轻易动用来之不易的累积储备金,以及对违反了任人唯贤原则的重要公职人员任命说“不”。

另一方面,民选总统不属于任何政党,并得到人民的选举授权,承担着团结全体国民、代表国家形象、开拓国际外交空间的重任。

新加坡地处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这两个区域伊斯兰人口大国之间,近年来世界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原教旨民族主义不断涌现,对于新加坡选举马来族总统可谓恰逢其时。在一个华族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小国,从制度框架设定少数种族代表,在一定间隔时期出任国家元首,除彰显新加坡尊重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同时任人唯贤的特色外,也为开展与邻国的睦邻友好关系,提供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03

▲新加坡的四大种族:华,马来,印族,欧亚

工人党作为国会中唯一的反对党,在法案表决中一致投反对票,坚持该党一路来反对民选总统制度的立场,并尽力在国会里通过辩论来阐述自己的理念,仍然是国会里值得尊敬的反对声音。针对相关国家议题不同政治立场的思维碰撞,也给予了行动党议员及执政团队在大选之外的另一个实战考验。执政党得以通过来自内外两个方面的良性竞争,而时刻保持警醒。只是工人党在国会里突然提出“参议院”的替代方案时,显得过于仓促及缺少了民意的背书,也因此引来张志贤副总理对此替代方案的驳斥,认为不可行且“新不如旧”。

围绕着民选总统制度改革而延伸出的鞋子论及核心论,在当今国家经济结构转型的重要阶段,新加坡未来的政治如何继续保持善政,值得全体国人认真思考。

04

▲下任新加坡总统热门人选,现国会议长哈莉玛

相关阅读:

新加坡下届总统位置会保留给马来人

感谢作者杨瀚森,微信号:瀚森专栏(WeChat ID:HansonSingapore)授权新加坡眼发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