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862695012473

温哥华集会吐槽高房价 都道不尽的心酸

会议在温市西区阿布特斯街(Arbutus St.)4500号的希腊会堂(Hellenic Hall)举行,场外也有市民高举标语,要求省府速订遏房价政策。NDP房屋政策评论员尹大卫(David Eby)在会上指,目前温市有逾10,800个新柏文单位(约12.5%),几乎全年空置,同时却有许多市民负担不起租屋。

学者:温市应增建廉屋

此外,有违法大温地产经纪涉及「摩货」,推高物业楼价,有民众要求自由党政府必须拿出对策解决房屋危机。

不过,尹大卫指出,讨论房屋危机不是针对华裔社区,他说:“无论你来自哪里,我们欢迎你来卑诗建立家园,但我们要求公平做事。”

夏潇潇在会中表示,她身为本地长大的华裔加人,也深受房价高企影响,她许多同学朋友因负担不起房价,而被迫搬离温市。她说:“英国伦敦在过去3年,共兴建近10万可负担房屋,难道我们不能做得到吗?”

曾协助美国总统奥巴马拟订房屋政策的卑诗大学(UBC)尚德商学院(Sauder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达维多夫(Thomas Davidoff)说,要抑制楼价,可分别从供需两方面着手。在供给上,市府可改划土地用途(rezoning),在温市兴建更多可负担房屋。在需求方面,可透过开徵「物业附加税」,遏止业主空置炒卖。他认为,温哥华0.5%的物业税太低,个人入息税又太高,可适当作政策调整。

NDP党领贺谨(John Horgan)表示,他支持设立卑诗可负担房屋基金(BC Housing Affordability Fund,简称BCHAF)等,增建更多可负担房屋。他说,近日将向省议会提交法案,解决房屋危机。

而王璐则认为,可考虑开徵房屋空置税,用以发展可负担房屋。

现场也有参加者认为,随着楼价不断上升,现时温市百万元房屋的分界线也逐渐东移,许多年轻人未来仅能搬到郊区居住。

与会市民心声

担心同事迁内陆

Serge Bilan:我虽然拥有独立屋,但不乐见屋价疯狂涨到数百万,令帮我药房工作的同事无力负担,被迫搬回卑诗省内陆的基隆拿市(Kelowna)。

子女或延后婚期

Kathleen Fairbairn: 我有3个20多岁子女,其中两人虽然有一定数额的存款,但是仍然付不起买列治文市柏文的首期,我担心他们被迫延后结婚成家。

柏文管理费年年涨

杨开明:  我移民加拿大已经10多年,大温地区的独立屋真买不起,目前仅能住在列市的柏文,但柏文管理费又年年上涨,令人难以负担。

恐被迫搬离大温

袁慕真: 虽然我有专业工作,但毕业几年来,我还是仅能与父母同住,如果温市房价继续上涨,可能我也会与同学朋友一样,被迫搬离本地。

以大换小?失败告终!

AnneDelgiglio和她的丈夫近日刚刚将北温的独立屋卖掉,48岁的Delgiglio表示,丈夫是港口工人,过几年就要退休,因此夫妇俩想减轻房贷压力,以大换小。他们一直想寻找合适的小房子,但是市场上似乎根本就已经没有可以给他们以大换小的合适的小居所了。

而他们自从将房子卖掉之后,眼睁睁看着房价日益飙涨,至今又涨了30%至40%。

他们之前看中的一栋小破屋,如果要搬进去的话需要大量的修建工作,开价为$140万,结果成交价高出了整整$20万。

Delgiglio说:“我真是搞不懂本地人哪来这么多钱来买这些房子,真的是不明白!”

无奈之下,夫妇俩只能租房居住,但房租也是水涨船高,也几乎没什么选择。

为下一代操碎心

Barb Sutherland知道她属于幸运一族!这名现年68岁的退休教师一辈子都生活在温哥华,并且在Dunbar区拥有一栋独立屋,是她和她丈夫在几十年前购买的。

但她现在所忧虑的是她的孩子们。。。

Sutherland说:“我的两个孩子都没办法承受温哥华的房价,但我觉得我们都应该住在同一个社区,然后也在同一片社区中工作”。

她的女儿和女婿现在正准备迎接他们的第一个小孩,在西区租房住,但之前有和房东非常不愉快的相处经历。

Sutherland表示自己亲眼目睹了房价持续飙涨的经历,但她很希望房价能下降一些,这样的话,年轻人就不至于这么难买到房子了。她同时对她所住的那条街上的空屋表示担忧,她认为人们买下这些房子但却不来住,也不参与任何社区活动,但是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

另外,她对于近日市府的那份关于温哥华空置率的报告感到震惊,报告指温哥华现在的空屋率相对稳定,并没有民众所担忧的那样。

无奈的低收入大学生

对Herb Varley来说,他太知道无法负担的房市意味着什么了。今年32岁的Varley是SFU学生,也是积极的住房民运者,现在住政府廉租屋内,曾经在温市中心东端的旅馆居住。

他表示,这种居住情况离无家可归仅一步之遥了。。。

Varley对那些使劲买下低收入房屋的地产商行为表示担心,他表示这些开发商将房子拿下后,稍微装修一下就以更高的价格出租。他呼吁市府应该给像他这样的低收入人士提供更多可负担的房屋,并称像David Eby这样的政客已经完全忘记住在市中心东端的人们了。

房子是住不起了,也许会去住船上。。。

现年50岁的温哥华居民Michel Leblanc对于未来的归宿表示困惑。他表示,已经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留在温哥华,对于目前的房价感到十分忧虑。

Leblanc长期以来都是一名租客,几年前也曾经想买房,但是很快就被现实的房市给打败了,房价就这么不停地涨啊涨,而他似乎永远也赶不上了。他表示自己拥有一份待遇不错的收入,但即便如此,也实在供不起温哥华的房子。

Leblanc正在考虑搬离,他甚至表示有可能会选择去住船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